我们不仅是供应商

我们更是防水解决方案提供者

Copyright © 2018 山东省金帅防水材料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 鲁ICP备09002403号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潍坊

官方微信              给我留言

  

地址:山东省寿光市台头工业园
传真:15610226105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15610226105
邮箱:
wfjinshuai@126.com

【金帅悦读】《日行一善 行动手册》连载三十

分类:
新闻中心
2020/08/14 16:00
浏览量
《前言》
  古代圣贤认为唯有唤醒一切众生觉悟,断恶行善,明因识果,才可以挽救灾难。
  我们的目的是从现在做起,从我做起,感染召唤更多的人参与日行一善,让更多的人产生共鸣,唤醒更多的人参与践行,创造强大的正向磁场,逐步影响社会风气为整个社会造福,让人类共鸣心心相通,实现物质与精神两方面幸福,提高全社会人幸福指数。
  通过践行日行一善,我们就会体悟到古代圣贤的智慧,古人说三日不读圣贤书就面目可憎,人没有学习圣贤道理和智慧指导自己,内心就会迷惑,思想就不正确,就会产生出妄念,如果用圣贤智慧的道理来指导自己,就能感悟到烦恼来自本心,妄念都是庸人自扰,我们就会会心而笑。
你想改变命运吗?从日行一善开始!
  致良知故事精选
  拿不定主意时问问良心
  一文/青青子衿
  我国西南边陲小城瑞丽,是产自缅甸的珠宝玉石集散地,素有"中国的翡翠源头”之称。这里最多的商铺自然是珠宝店,而其中最大的一家,是一个叫张安凤的女人开的,她来自湖北武汉,没什么文化,数年前因为企业倒闭下岗,为了谋生计不得不背井离乡出来打工,让人都感到迷惑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,却把生意做成了瑞丽珠宝行业的老大。不但别人弄不明白,就是张安凤自己也时常感到奇怪。
  这一天,店员给她送过来一块小小的石头,并轻声解释了一番,看着店员兴奋的笑脸,张安凤却陷入到了一种两难的困境之中。
  那是一块橡皮大的翡翠,闪着清冷的光彩,可此时在张安凤手里感觉就像烫手的山芋,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。原来,半个月前,昆明的一个客户在张安凤店里看中了一块碧绿剔透的翡翠,虽然价值不菲,但来人出手阔绰,当即拿出一百三十八万买下了,并让张安凤用这块料子给她定做一件首饰。张安凤深知玉石的珍贵, 为了能尽量节省原料,她和雕刻师反复研究,根据石头的特点精心设计,包括如何切割都作了细致的谋划,最后她们选定了最费工却最经济的工艺,结果成品做好后,还剩下了一块比较完整的玉石料。你可别小看这块翡翠,光裸石就值20万,如果做成饰品少说也能卖几十万。
  几十万啊,这可不是个小数目,当初她们夫妻两人刚来这里时,身上仅剩下几十块钱,如果找不到工作,很快吃饭都成问题。千里迢迢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谋生,不都是因为穷吗?对张安凤来说,她对钱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感情,即使现在有钱了,她也从来没觉得钱多了扎手。
  跟她干了多年的店员也是一样的心思,看到张安凤犹豫的神情,她忍不住劝道:“大姐,我们已经按客人的要求做出她要求的东西了,剩下的这块玉石料子是咱们精打细算省下来的,不给她也说不出什么。况且这块 料再做点别的东西可以卖几十万啊,有钱不赚,咱们不是傻吗?”
  这其中的道理张安凤自然是懂的,可她唯一觉得不对劲的地方,就是良心感到不安。她一会儿从柜台里拿出来,放在眼前端详一阵子,一会儿又放回去,起身在屋里徘徊,一会儿又靠着墙静静的站着,一副若有所思 的样子。想来想去,她终于想明白了,她不能平白占人家的便宜,心里不踏实的钱不能挣。
  一旦选择了放弃,好像丢掉了压在心上的一块大石头,她一下子释然了,坦然的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。(顺着良知去做,自然稳当快乐——郑国令注)
  客户来拿货的日子到了,张安凤拿出客人订的作品给她看,满脸带笑地问:“喜欢吗?”
  客户一边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那别致玲珑的小东西,一边乐开了花似地说:“非常喜欢,非常满意,很开心!”
 
  看着客户满足的样子,张安凤很轻松地又把那块剩余的料子拿出来,递给客户。客户有些搞不懂她的意思:“这是什么?这是哪里的一块,我没有买这个东西啊。”
  张安凤平和地说:“这个是这块料子上面的,我想办法把它利用得很好,省下来的。”
  客户一听这话,非常惊讶,也非常感动:“我也在别人那里做过生意,我也让别人做过很多东西,但是从来没留给我过什么,连一点渣子都没给我!”从那以后,这个昆明的客户不仅接连跟她做生意,而且还介绍 了不少朋友给张安凤。她虽然少赚了20万,却换来了几个朋友和源源不断的生意!
  在光芒四射的宝石的诱惑面前,张安凤选择了良心,这也许就是一没文化二没资本的张安凤,却能将生意做得这么大的原因所在吧。
  因为欲望,人最容易在看到财富时失去平衡。古人说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当在财富面前拿不定主意时,不妨问一问良心,经得住良心拷问的财富,才赚得平安,且赚得持久。
   (摘自《杂文月刊》)